Nikoladzeebis Marani
尼克拉斯酒莊

Ramaz Nikoladze/
位於喬治亞西部的 Nakhshirgele 小村莊,有位喜愛一邊嚼著整根辣椒,一邊聽著龐克音樂工作的大叔-RamazNikoladze。乍看之下,很難想像這位木訥寡言的村民其實是位家喻戶曉的釀酒傳奇人物。Ramaz 不僅是喬治亞陶甕酒文藝復興的先鋒,他同時也是喬治亞慢食組織的主席和 Tbilisi 第一間自然酒吧 Ghvino Underground 的創辦人之一。

一位年產量不到 7000 瓶的釀酒師到底影響力多大呢?他的酒不僅在喬治亞一瓶難求,他的名字也在許多書籍中被提起,包刮 Alice Feiring 的《For the Love of Wine: My Odyssey Through the World's Most Ancient Wine Culture》、SimonJ. Woolf 的《Amber Revolution》、Dan Saladino 的《Eating to Extinction: The World's Rarest Foods and Why WeNeed to Save Them》和 Master of Wine - Lisa Granik 的《The Wines of Georgia》。連 2018 釋出的紀綠片《Our Blood Is Wine》,Ramaz 也是片中的其中一位主角。

成名.慢食運動/
Ramaz 的曾祖父 Mina Nikoladze 在早期是被 Nakhshirgele 村民視為最受尊敬的釀酒師,而 Ramaz 因為從小的生長環境影響愛上了葡萄酒。很不幸的是,在蘇聯統治時期,俄軍強奪他們家的地,只留了剩下不到半公頃的葡萄園。當年蘇聯政府強迫酒農把葡萄賣給中央,但 Ramaz 的家人不希望家中的葡萄淪落到被拿去釀品質不好的酒,他們只好在家私釀傳統陶甕酒。而酒不是留在家裡供親朋好友喝,就是拿去黑市場偷偷的販售。

Ramaz 在 16 歲時,依循曾祖父的傳承下來的技術,釀造了他人生第一批的酒。居住在偏遠鄉村的他,從來沒有想過說他會變成喬治亞的葡萄酒大使。2004 年,Ramaz 邀請一位老朋友到家裡用餐,他的朋友順道帶了一位日本美食作家 NatsuShimamura 來作客。Natsu 在品嘗了直接從陶甕取出的葡萄酒後,深深的愛上了喬治亞的傳統酒,他也將 Ramaz 推薦給義大利慢食組織。這頓晚餐也無意間成為 Ramaz 人生的轉折點。Ramaz 開始跟志同道合的釀酒師聯繫,此後開始在世界上推廣這個差點被蘇聯政府滅絕的釀酒文化。迷你車庫酒莊: 種葡萄到釀酒.零妥協/
Ramaz 是個固執的人,他的葡萄園是堅持不使用化學藥劑的,但他並沒有刻意去施行有機或生物動力法耕農,純粹只是維持他曾祖父一向以來的耕農方式。Ramaz 的葡萄園有別於一般的葡萄園,他的葡萄園沒有一列列整齊的葡萄藤,反而看起來很像一片森林。他讓雜草、蕁麻自然地在他的地生長,一年除一次雜草,園中也能見到許多鳥巢和小動物。走進

他的葡萄園,彷彿漫步在叢林間,是需要撥開雜草才能前進的。

從末成年就開始釀酒的 Ramaz,直到快 40 歲時才第一次把酒裝瓶。在 2015 年時,他終於有能力在自家後院蓋了一間
小小的酒窖。在這之前,他的陶甕都埋在室外的樹下。他常常述說很少人能理解下雨時還要在室外釀酒的辛苦。自從他蓋了自己的酒窖後,他離開了 Ghvino Underground 酒吧的工作,全心專注在釀酒上。即便他的酒現在在自然酒界非常的搶手,酒莊裡的人手還是只有 Ramaz 跟他太太兩人,從採收、釀造、裝瓶到貼標,整個過程都是靠手工完成的。

1.jpg
2.jpg
7 (1).jpg